电竞

女子守护患白血病男友称早晚会嫁给他图

2019-12-15 06:41:0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女子守护患白血病男友 称早晚会嫁给他(图)

洪蔚臻守在男友武文杰病床前仔细照顾“对不起我,就给我好好的!”8月6日上午,省人民医院住院部5层血液科,25岁的女孩洪蔚臻对躺在病床上的武文杰这样说。话说得有些严厉,但洪蔚臻的动作却异常温柔。她弯下腰帮武文杰卷起裤脚,让他看起来利索一些,抬头看见由于输液已经变得黑青的胳膊,又是一脸心疼。武文杰,今年24岁,目前还在上大学,7月底刚刚被确诊为急性B淋巴细胞白血病。得知男朋友的病情后,已参加工作的洪蔚臻二话不说,从包头赶到太原。几天来,看着洪蔚臻对武文杰无微不至的照顾,同病房的病人及其亲友都被感动了,说又相信爱情了。爱情,就是不论病痛、磨难,都不离不弃。男朋友说自己患了白血病她说“我会去找你,你给我好好的”武文杰是忻州市保德县人,现在就读于辽宁中医药大学,开学大五。今年1月份,由于女友在包头工作,他去了包头医学院附属医院实习。6月份,武文杰总感觉头晕目眩的,以为是实习上夜班太劳累或是天气太热中暑了,就决定回家休息几天。本身就是学医的,他还给自己抓了几服中药调理,但吃了几天也不见好转。7月27日,武文杰和家人连夜坐车来到太原,到省人民医院就诊。一系列检查后,7月30日,被告知确诊为急性B淋巴细胞白血病。得知自己的病情后,武文杰闹了几天脾气,有些消沉。一开始

,他不愿意把自己的病情告知女友洪蔚臻,不过

,最后还是决定不隐瞒。里,听着男朋友哽咽了半天说出自己的病情,洪蔚臻装作很淡定的样子,说着安慰的话,其实,她已快站不住了。一挂断,洪蔚臻嚎啕大哭,哭到没有力气。挂断后,武俊杰发了很长的短信,问她会不会离开自己。看着短信,洪蔚臻能想象到武文杰那边的忐忑、绝望和期盼。她回复了一条铿锵有力的短信:“我要做你坚强的后盾,等着,我会去找你,你给我好好的。”收拾好情绪,洪蔚臻马上将工作安排好,向单位请了假,踏上来太原的列车。当洪蔚臻赶到病房时,武文杰傻眼了,他呆呆地看着她,说不出一句话,满脸泪水。病友以为他们结婚了她说“我肯定是要嫁给他的,迟早的事”洪蔚臻来了以后,武文杰的精神状态一下就稳定了下来,不再闹脾气。“即便他闹脾气,也历来不会跟我闹,他从来没跟我发过火

。”洪蔚臻满脸幸福地告知,他们之间就像是精神挚友,彼此坦诚又相互鼓励。武文杰不说话时,她看着他的双眼就会知道他在想甚么。说着说着,洪蔚臻的语气沉了下来:“大家的心态都挺乐观的,都会往好的方面想。但是我偶尔也会不自觉地想到最坏的结果,我真的不敢想,我离不开他,我真的离不开他。”看到躺在病床上的武文杰时,他两只手上都挂着吊瓶,洪蔚臻正俯身在他耳边说着什么。安顿好男朋友后,她又嘱咐武文杰的父亲买药时要注意些什么。走到门口,又扭头看了一下男朋友,这才出来。洪蔚臻向解释道:“不好意思啊,他现在是特殊阶段,不敢有太多人靠近,怕有细菌会感染到。”洪蔚臻的脸庞有些消瘦,嘴角下垂,微微颤抖着。她稳定了下情绪和说:“每天从凌晨八九点输到晚上八九点,真是遭罪,一只手的血管扎不进去,就换另外一只,等恢复恢复就再倒腾过来。现在两只胳膊都是满满的黑青,真不知道输液得输到多会儿。”洪蔚臻说完,又一脸心疼地朝病房方向望去。来了医院后,洪蔚臻就在武文杰身边寸步不离。有时候父亲不在病房,武文杰又要大小便,这时就要靠洪蔚臻来处理。因为病房里另外两位患者都是男士,洪蔚臻不好意思亲力亲为,把便盆递给武文杰后,她就到门口等他的声音,只要里面吭一下,这就是完事了,洪蔚臻转身将便盆拿走,倒掉,冲洗。看着洪蔚臻无微不至地照顾武文杰,同病房的人都以为这对小年轻已经结婚,是两口子,洪蔚臻也就应着大家,没有解释。“我肯定是要嫁给他的,迟早的事。他们这么说,我还挺幸福的。”洪蔚臻微笑着说。父母支持她的选择她说“我们会付出一切代价让他好起来”正在楼道说着话,护士走进病房,洪蔚臻赶紧跟在她们身后进去,原来护士是要给武文杰换液体。走进病房,看到武文杰躺在床上看着窗外,问,现在对女友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。他凝视着正和家人说话的女友,好久好久都没有回答,眼眶却渐渐红了起来,终究用微弱的声音说:“她每天特别累,四点多就要起来……”刚说着,就见他双手紧攥着床单,全身颤抖着,极力压抑着不让眼泪流下。这时看到,放在桌子上的心电监护仪突然起伏很大,便不忍再问下去了。洪蔚臻是包头人,武文杰高中时和她同在包头读书。因为武文杰学习成绩优异,常常辅导洪蔚臻功课,一来二去,俩人的关系就特别好。高中毕业后,武文杰考到辽宁中医药大学,洪蔚臻则在本地的一所大学就读。虽然是异地恋,但俩人的感情并没有由于距离而淡化

。“有时候我们之间不但仅是爱,更是一种习惯,一种谁也离不开谁、就差领证的习惯。”洪蔚臻对说。洪蔚臻的父母都支持她的选择,还给她带了钱,每天都会打过来。“将来,我们还有好多事要做,有好多梦想要实现。他一直想当1名医生,以后开一家药店,他当老板看病,我当老板娘收钱,我们还有好多未来。我们会付出一切代价让他好起来的。”洪蔚臻坚定地说。窘境骨髓移植,保守也得50万元帮帮这对忠贞的恋人,帮帮这个清贫的家虽然洪蔚臻对未来充满信心,但现实还是残酷的横亘在她的眼前。采访中,武文杰的姑姑拉着的手说:“他爸妈都是农民,家里种着几亩地,还有枣树。平时过日子连炒菜都舍不得多倒点油,家里还有个患精神疾病的二叔要管。”说着说着,就哭了起来,又担心家人听了伤心,她拿手使劲捂着嘴,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。武文杰的父亲在一边不停地自责。“他从小就是那种很乖很懂事的孩子,从来都不乱花钱,给他一块钱都要攒起来,过几天再高兴地还给我。”武文杰的父亲用粗糙的手揉着眼眶说,儿子一直都特别让大人省心。上大学后,各种奖学金、助学金都拿过,还挤时间做兼职,基本不跟家里要钱花。目前,武文杰还在化疗的第一阶段,血小板,白细胞的数量都在往下降。医生说病情控制得还不错,如果没有恶化,下一步就可以检查骨髓配型,进入骨髓移植阶段。“骨髓移植,守旧也得50万元。”武文杰的父亲眼红了,儿子一直很省心,可现在,孩子需要他给看病了,但50万元对他这个清贫的家庭来说,就是个天文数字,“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青岛治疗包皮过长医院
南通治疗白癜风医院
包头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
成都哪的医院治疗癫痫病好
安阳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