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冠

丞相的世族嫡妻 第128章 问心无愧

2020-01-16 20:49:21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丞相的世族嫡妻 第128章 问心无愧

第18章问心无愧

英姑姑看着薄情,脸上是一种认输的淡然:“你确实是恶魔。你现在告诉奴婢,就不怕奴婢一会把你的计划说出去吗?”

薄情挑起一边眉,不以为然的淡淡一笑:“姑姑说聪明人,不会这么做的。”因为她不会给她机会。

英姑姑自嘲的一笑:“是奴婢多虑了,中书令夫人竟然敢说,自然就是有万全之策,怎么会容许奴婢多言。”

“姑姑真是聪明人,就为这一點,本夫人才亲自出手处死你。”

“奴婢很荣幸!”

能死在这样一个传奇式的女子手中,她确实很荣幸。

听到英姑姑的话,薄情舒然的笑了笑:“本夫人再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
薄情贴近英姑姑耳边,压低声音轻轻的道:“大皇子之所以一直攻不下燕越国,那是本夫人从中做了手脚,只要本夫人不點头,他就休想攻陷燕越国。”

英姑姑猛然一抬头,随之释然的一笑:“奴婢早应该想到,若没有人从中作梗,以大皇子的能力,加上杜家的雄师五十万,还有皇上的竭力支持,怎么会久攻不下。”

薄情不屑的笑了笑:“你确定杜家的军队真是雄师,我的人从中作梗只是一方面,而另一半的问题,就出在杜家的军队上。燕越国士兵骁勇,天下人皆知,两年多的战争,杜家军已经死伤无数,只能从各地强征壮丁,军队早就不是当年出征时的军队,只能说是一群乌合之众。”

英姑姑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女子,薄情笑了笑道:“如果大皇子真的有能力,这场战不会打那么久;如果他真的够聪明,就该主动把机会让给别人。如今却因为这场战争,弄得国库空虚,民怨四起,而本夫人,会以太子的名义,让那些在战争中伤残的将士,在我的产业下做事,时刻提醒皇上,这些都是大皇子的无能造成的。”

“中书令夫人,远见,奴婢输得心服口服。”英姑姑含笑道,语气中没有一丝一毫的仇恨情绪,她确实很佩服眼前的女子,败在她手上,没有遗憾。

薄情坦然一笑:“姑姑,是不是很奇怪,本夫人为何会留宿在宫中?”

看着英姑姑摇头,薄情一字一字的道:“皇后有喜了,她害怕,就让本夫人留下来陪她。此事,只有本夫人与太后知道。”

英姑姑瞬间明白,为何主子骂眼前的女子是狐狸精时,太后会如此的震怒,维护皇上是其中之一,重要的是皇后腹中的胎儿,笑道:“奴婢猜,夫人昨晚是留宿在太后的慈宁宫。”

“的确如姑姑所言,可是,长宁宫在凤仪宫的眼线,会告诉懿贵妃,本夫人昨晚留宿在凤仪宫。皇上昨天翻了皇后的牌子,再加上皇后有又喜,姑姑猜猜,贵妃娘娘会做出什么举动。”

英姑姑一笑:“如此一来,大皇子想不谋反都不行。”

以主子的冲动的性子,她一定会散播皇上与中书令夫人的流言,再想办法设计皇后的孩子,然后……万劫不复!

真真是好计谋!

薄情眼中,唇上,含着浅然的笑容:“跟聪明人说话,就是爽快,不用费一點唇舌。”抬起一双玉手,放英姑姑的肩膀上,暗运内力,一个封印在英姑姑体内形成。

英姑姑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女子,身体没有任何的不适,一时想不透她在做什么,又隐隐感觉到不对头。

薄情含收回双手,淡淡一笑道:“拔掉姑姑的舌头,本夫人于心不忍,只好用这种方法,你已经现在不能说话,是不是一點都不痛。”语气温柔体贴。

英姑姑听着薄情体贴的话语,整个人不由的一滞,试着动口:“谢谢夫人爱怜。”

薄情含笑道:“姑姑不必客气。”

英姑姑不由惊讶的看着薄情,薄情含笑道:“姑姑不必惊讶,本夫人曾经也被人封上这样的封印,足足快三年的时间不能说话,所以能看得懂唇语,你我勾通并无障碍。”

英姑姑看着眼前女孩,明明是她如此残忍的,亲手把自己推上绝路,自己心里竟然提不起半丝怨恨,只是淡淡的道:“夫人,奴婢该走了。”如同跟家人告别一般。

薄情微微颌道:“姑姑一路走好。”

侍卫重新押着英姑姑,往目的地走去。

帛儿上前道:“少夫人,我们赶紧走,不然就迟到了。”

薄情笑道:“不急,好戏在后头。”

东西六宫中间的广场上,嫔妃、宫女,太监、站了黑压压的一地人。

在场的人虽多,却闻不到一声咳嗽声,众人皆目不转睛的看着中间,被绑在竹槎上的英姐姐,心都提到喉咙上。

皇上的圣旨,早已经响喻东西六宫,人人都知道英姑姑陷害皇后,谋害皇嗣,传传圣旨,是罪有应得,但是皇上却让众人观刑,就知道目的为了震慑六宫。

饶是如此,当众人看到刑具时,还是有些于心不忍。

薄情站在皇后身边,任由皇后握着她的手,冷眸看着中间的人,在心里道:“英姑姑,一路走好,死亡只是重生的一种方式,忍忍就好。”

皇上看向皇后:“有朕在,别怕。”

目光扫过众人:“瞬英的罪行,你们已经知道,如若有人再犯,她的下场,就是你们的下场。

最后扫一眼旁边的懿贵妃,眼眸内无半丝情意,懿贵妃不由的一阵恐惧,皇上和气却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,轻轻响起:”行刑!“

帝皇龙吟落下的一瞬间,众人本能的捂着耳朵,半晌只看到英姑姑空张大口,痛苦到扭曲的面容。还有,血,慢慢从英姑姑身下渗出,染红那一片青古板的地儿,却没有听到她一丁半點的声音。

众人不由一阵惊讶,看看表情那痛苦,怎会没有一點声音。

就是这时,一把平静的声音响起,一段佛经随之流淌而出:

唵,修哆唎,修哆唎,修摩唎,萨婆诃。

唵!日罗怛,诃贺斛。

唵,娑!婆!秫驮,娑!达摩娑!婆!秫度憾。

南无三满多,母驮喃,唵,度噜度噜,地尾,娑婆诃……

薄情念一遍后,缓缓睁开眼睛,感觉到皇上无比震惊,和众人好奇的目光,眸光平静的看向英姑姑,淡淡道:”我欣赏她!“

唉!薄情忍不住,轻轻的一声叹息:”本应念大悲心陀罗尼经超度她,可惜臣妾从不信佛,能记住的,就只有这篇地藏经。“

闻言,皇上和皇后的嘴角不由的抽了抽。

地藏经,全名叫地藏菩萨本愿经,是佛教辫子最常诵诵读的佛经之一,藏菩萨曾立下宏愿大誓:

地狱不空,誓不成佛

这丫头在此时念地藏经,是把英姑姑当成幽冥血海中的恶鬼,想渡化吗。

青石板上的血迹,已经超过英姑姑身体的大xiao,无声的惨叫还在继续中,众人看着不由的想作呕,只是皇上的圣旨,谁也不敢违抗,只能强忍着恶心,观看着血淋淋的画面。

嗖嗖……

两支利箭破空而来,穿透了正在行刑中的侍卫,众人不由的一阵恐慌,覃公公大声叫道:”御前侍卫,快护驾。“一群铠甲黄衣,提刀的侍卫,立即把皇上与皇后,围得密不透风。

薄情轻轻笑了笑,终于来了,暗暗给了帛儿一个眼色。

懿贵妃身边有英姑姑,她倒要看看,这替大皇子办事的,英姑姑的亲弟弟,又是什么样的人物。

看着插在侍卫身上的利箭,薄情脑海中,闪过一道似曾相识的身影。

随着箭羽落下,一道紫色的人疾然落在英姑姑的身边。

来人的目光,缓缓扫过在场的所有人,最后落在英姑姑身上,不由的深深吸一口气。

英姑姑的后背,已经露出森森白骨,竹槎上是被剐下来的血肉,地上是刺眼的鲜红。

眼眸内瞬间阴暗,举起手中的弓箭,对着众人转了一个圈,最后对准了英姑姑的心脏,温柔恭敬的道:”姐姐,安心的去吧。瞬槿会杀了他们,为你报仇。“

众人看着眼前,眉目如画,一袭紫衣的华贵少年,只怕没有人不认识。

英姑姑唯一的弟弟——瞬槿,大皇子最信任的人,平时谁见了她,不给三分薄面,不由暗暗的倒抽气。

英姑姑本已经痛得麻木,蓦然听到亲人的声音,马上清醒,漫无边际的痛马上袭上来,想摇头,想叫自己唯一的弟弟快走,远离恶魔设下的陷阱,可是她什么都来不及,那支箭插入她的胸口,还不及分清是哪里痛,一切已经结束。

瞬槿拔出箭,看着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英姑姑,缓缓道:”解脱了,从今往后,你就是你,不用再为任何人活着。“

看着已经失去生命的英姑姑,众人不由的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,他竟然亲手杀了自己的亲姐姐,面上居然毫无愧疚之色。

瞬槿淡淡看一眼已经断了气息的英姑姑,没有会了解他此时的心情。

谁也不知道,他宁可今天被剐刑的是自己。

淡然往人中一扫,目光经过一抹白色的身影,整个人不由的一震。

是她,她怎么会在这里。

随之淡然的一笑,凤麒国曾经的左相夫人,现在箫和国的中书令夫人,她当然可以出现在皇宫中。

薄情一身素色简单不失华贵的打扮,站在一群打扮精致的美人中,显得格外的突兀,让人一眼就看到她的存在。

见对方盯着自己,薄情扬起唇角,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。

眼前的男子,不正是在中秋节当日,先是想抢她的灯笼,而她又用箭对着他,与他相持了好长一段时间的,当日的乱军的首领又是谁。

真早天意,淡淡的笑道:”人生何处不相逢,隆冬时节又逢君。“

瞬槿调整一下情绪,一脸云淡风轻道:”凤都一别数月,没想到还能再见到慕少夫人,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,夫人的风采依旧。“

薄情唇角微微一勾,挑挑眉道:”本夫人亦没想到,当日在凤都的乱军首领,竟是英姑姑的亲弟弟,你的胆子可真不xiao,知道本夫人在润城也不避一避,就不怕被本夫人认出来。“语气,不带半分仇视。

两人的对话,先是让众人一阵惊讶,没想到两人是认识的。

当听到薄情后面的话时,不由的大吃一惊,瞬槿既然当日作乱凤都的,乱军的首领,不由咽咽口水。

润城,谁都知道,瞬槿是大皇子的人,专门替大皇子办一些不见得光事的情。

他既然以乱军首领的身份,出现在凤都,那奉的就是大皇子的命令,目的是什么,显然易见。不就是那把龙椅。

瞬槿似乎很不以为然,似笑非笑的道:”怕,当然怕,但事情不会因我害怕,就不会发生。“他赌的是,皇上素日里对大皇子的偏爱,不,应该是偏袒。

从他跟在大皇子身边起,就发当今皇上,凡事不论对错,从不会对大皇子严加柯责。

现在虽然是事实摆在眼前,不知道他会如何处理,众嫔妃们也十分的好奇,却不在面上表露分毫。

薄情含笑道:”确实是。你既然来,是跟你姐姐一起走,还是迟點跟你的族人一起共赴生死,毕竟你姐姐犯下的罪过,皇上已经下旨,要诛你们九族,早死,晚死,没什么区别。“

轻描淡写的语气,似乎生死的恐惧,早已抛出她的认知中。

瞬槿不由轻轻笑出声,举弓对准薄情,语气森然:”即使没有了薄家的支持,你依然是凤都城那个——视人命如草芥的恶魔。“

恶魔,皇上、皇后震惊的看一眼薄情,很难想象眼前静如止水,淡若青莲、魅若娇花的女子,会跟那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联系在一起。

呵呵!薄情轻轻笑两声:”佛又如何,魔又如何?魔由心生,佛由心生,魔心生善念是佛,佛心生恶念是魔。对于世人而言,何为魔,何为佛,不过立场不同而已。今天,若英姑姑为我所杀,她视我为魔;如今换成你杀她,她视你为佛,只因为立场不同。“

瞬槿不由一滞,她既然懂他的心,他亲自手杀了姐姐,就是为了让她解脱,免得再承受后面的痛苦地。

薄情笑了笑道:”无论是魔,是佛,是对、是错,最重要的是……问心无愧。本夫人做事,不论善恶,只求问心无愧。“是恶是恶,是魔是佛,于她言,不过是镜花水月,一场空。”夫人的话,让瞬槿顿悟。“

瞬槿搭好弓箭,缓缓对准了薄情,含笑道:”如夫人所言,那么即使今天,瞬槿杀了夫人,于我而言,是为除恶扬善,应该是能问心无愧吧。“

薄情淡然的笑了笑:”你当然能问心无愧。“

前提是他得有这个能力,不然除魔不成,反被恶魔吞噬。

瞬槿冷冷一笑的瞬间,利箭已经离弦射出,朝着薄情的面目奔去,众人不由的发出一阵惊叫声。

薄情正想伸手接下利箭,突然一道黑色的身影,影魅般挡在薄情前面,伸手轻易接下那支箭,讥讽的道:”若对付一名女子,你也能问心无愧,当真是男人的耻辱。“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灵琲一直觉得自己邪恶无比,有种逆天的感觉。

谢谢给灵琲投票的孩子们,超级大么么,最后出现的人,是谁,大家心里知道。

临潼区妇幼保健院
甘谷县人民医院
承德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
衡水治疗睾丸炎方法
天津医院治疗男科哪好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