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雪

战魂独尊 第二百二十六章日落时分,海边约见

2019-12-04 10:46:3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战魂独尊 第二百二十六章日落时分,海边约见

は防§过§lv以下为错字按拼音为准白渡=baidu以虾=yixia嘿=hei炎=yan哥=管=guan砍=kan醉=zui信=xin张=zhang街=jie

正如之前任寒所説的那样,在经历了连续三个月的腥风血雨之后,拾荒岛需要休养生息,各方势力都选择了偃旗息鼓,以求平稳过度,所以,这一次的血宴舞会,一张红帖也没有发出,以任寒的估计,不出意外的话,这样的情况,至少还会保持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。

唯一算得上是大事件的,就是执政官郑海潮,遭到了以联邦主席萧漠和外长舞吟风为首的八大巨头联席弹劾,如此一来,郑海潮的下台,在没有了半diǎn回旋的余地,担任执政官这个位置长达十余年之久的郑海潮,终于将头dǐng上那dǐng名为权贵的帽子,给彻底的摘了下来。

一不做二不休,郑海潮方一下台,在联邦主席萧漠和外长舞吟风二人的提议下,当即召开会议决定下一任执政官的人选,先有八大巨头提出候选人名单,随后由出席舞会的名流们进行投票选举,最后告知拾荒岛上所有的居民。

联邦主席萧漠再次郑重的提议由任寒来担任执政官,这一提议得到所有巨头的同意,唯独任寒自己坚辞不受,这个时候,外长舞吟风顺理成章的提出,由联邦主席和外长各自组成内,在拾荒岛上实行两党制,轮流执政,可连选连任,执政党任期期间,渔场的收益归执政党所有,而角斗场的收益,则归在野党所有,保证两党都有发展的空间和条件,也保证了两党都具有随时执政的实力。好看的xiǎo說就在黑==閣

很快,两大党派便是确定了下来,就以拾荒岛的两条主干道来命名,联邦主席萧漠麾下是拾荒党,以职业工会主席韩洛为党首,外长舞吟风麾下是自由党,以武道盟盟主左无端为党首。

至于武道盟职业工会燕子楼三方势力,虽然底盘都已经打没了,但是作为联合组织,代表了各自群体的利益,还有存在的必要,大家心照不宣的,萧漠舞吟风任寒各自让出一部分店面,交给三方打理,但是店面的收益,只能五五分成。

最后,由联邦主席萧漠将九大巨头的决议公之于众,两党制轮流执政的提议得到了所有参加舞会的名流们一致赞同,经过选举,由拾荒党作为第一届执政党,自由党则作为在野党,职业公会会长韩洛,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接替郑海潮的人选,也成为拾荒岛历史上,第一个以党首身份担任执政官一职的人。

郑海潮虽然丢了官,彻底的没落了,但是却还得陪着笑参加完整个的会议,到了最后,萧漠还提议给郑海潮办一个欢送会,舞吟风煽风diǎn火,大为赞成,这种无异于是落井下石伤口上撒盐的举动,差diǎn没把郑海潮气死,却又无能为力,仔细想想,雄霸一方的郑海潮,居然落魄到了敢怒而不敢言,人人摆弄的地步,着实也挺可怜的。

舞会是午夜时分就散了的,但是欢送会一直持续到了天色蒙蒙亮的时候才堪堪结束,这种欢送会的场面,实在是有些不雅,参加舞会的名流们刚一散去,萧漠便将目光瞄准了孟海棠,孟海棠无奈,只能是派出女子供众人玩乐。

任寒对此时是半diǎn兴趣也没有的,孟海棠和安如海也是从来不参与的,以前玩的最开心的郑海潮,现在哪里还有那个心情又哪里还有那个资格坐在那里玩女人,偏偏又不能走,几个人干脆落到一旁去喝酒聊天。

天亮之前散场,任寒故意和郑海潮走在了一起,郑海潮颇感意外,任寒则是只説了一句话,明天日落之后,城外海边相会,説完,便是快步的跟上了其他人,整个过程,并没有被其他人发觉。

郑海潮注视着任寒远去的背影,眼神有些迷茫,突然,似是想到了什么,一抹亮色涌上瞳孔,这段时间来被风霜堆满的脸庞,也重新焕发出了一丝光彩。

第二天,任寒先是指diǎn了秦峰一些修炼上的问题,随后便是径直去了血色战区,第二批进入雷狱的十人,还在历练之中,任寒又给宁霜儿开了一回xiǎo灶,毕竟宁霜儿还承担着为后来的师弟师妹们传道授业的,不知道是不是宁无敌和宁断城也给宁霜儿开xiǎo灶的原因,感觉宁霜儿的进步甚至要比秦峰还快一些。

从血色战区出来,任寒又去了安府,目的是亲自请安玲珑出山,既然事情都已告一段落,那么玲珑那边也该开始种植下一批的药草了,安玲珑欣然答应。

忙完了这些,太阳已经快落山了,任寒回到雪园,关了店门,便和xiǎo傲素心一起去往城外海边。

拾荒城大体上是实行宵禁的,到了晚上,城里城外,都很安宁,除了红场的厮杀,除了拾荒广场的酒色,就是一些个别的人物能够出入自由了,现在的任寒,当然是包含在这些个别人物当中。

郑海潮很早就出城了,他怕自己目前这个状况,一方面守城的士兵不一定给他面子,一方面还要去报告舞吟风,万一真要想搞事情,那还不够他麻烦的。

任寒三人来到海边,表情都很轻松,除了那次陪安玲珑一起看日出,三个人还很少有这样放松的机会,其实任寒很喜欢大海,他的上一世,就是在海边长大,炼化的神兽也是东海的鲲鹏,而且任寒还有一套专门适合在海底修炼的功法,这一世一直没有时间,也没有条件,还没来得及修炼。

素心也是从那日第一次来到拾荒岛,就被海边的风景给牢牢的吸引住了,像个脱离了牢笼的鸟儿,自由自在的奔跑,留下一行细细密密的脚印,间或对着大海呼喊,酣畅淋漓,任寒和xiǎo傲则是缓缓的散步,偶尔看着素心那个疯丫头玩闹,咧嘴笑笑。

郑海潮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,阴森森轻飘飘,鬼影儿似得。

“任老板,久等了。”郑海潮穿了一声黑色的长袍,衣领向上翻着,黑色的皮靴,显得有些神神秘秘。

其实这身打扮还是挺帅的,只可惜被郑海潮穿着,就不是那个感觉了。

“执政官大人很准时,是我们来早了。”任寒diǎn了diǎn头,説道。

“我已经不是什么执政官大人了,现在坐在这个位子上的

,是韩洛那个老家伙。”郑海潮愤愤的説道。

“两党制轮流执政的建议,其实是我提的,由韩洛会长来担任执政官,也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。”任寒幽幽説道。

“任老板这招以退为进,实在是妙啊,不贪恋高位,但却手握实权,纵横捭阖,八面玲珑,佩服,佩服啊!之所以提出两党制轮流执政,那也是为了平衡萧漠和舞吟风两大派系的势力,避免其中一方过度膨胀吧,我理解。”郑海潮老奸巨猾的説道,好像是勘破了天机的智者一般。

任寒失声一笑,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过度阐释吧,任寒做这些的时候,还真是没想这么多,到了郑海潮这里,却被説的一套一套的,政客们的脑袋,还真是不简单啊,郑海潮落到今天这步田地,算不算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呢?

“以任老板这样的实力,只要稍加运营,在拾荒岛上呼风唤雨那是手到擒来,就算是想要一手遮天,那也不是什么难事啊,任老板这第一招以退为进,已经迈的很坚实了,下一招就该韬光养晦了啊,任老板放心,我郑某人虽然从执政官的位子上下来了,但是并不代表我就没什么能量了,正相反,离开了那个万众瞩目的位置,我反而更好运作,只要任老板给我郑某人一个机会,稍微提供一些条件,我郑某人一定能够辅佐任老板成为拾荒岛上一言九鼎的王!”郑海潮豪情满怀的説道。

“我已经老了,从那个位子上下来,那是迟早的事,虽然有diǎn不舍,却也完全可以接受,但是任老板你还年轻,还大有可为,拾荒岛上目前的局势,萧漠和舞吟风是两头活跃在明处的猛虎,而任老板你却是一只懂得蛰伏的巨龙,一飞冲天那是迟早的事啊,只是需要有个人来指引,我郑某人甘愿为任老板效劳啊,任老板,天命在即,时不我待,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啊!”郑海潮不停的説着,自顾自的説着。

在郑海潮想来,任寒找上自己,肯定是为了联合自己,改变目下三足鼎力的局面,以求一统南荒,除此之外,绝无第二个理由,为此,郑海潮原本死寂的心,蹭的一下子重新燃烧了起来,今天一整天都是坐立不安,甚至开始谋划未来的路该怎么走了。

在郑海潮的计划里,那先是得借助于任寒的雄厚实力,将萧漠和舞吟风给拔除掉,一雪前耻,报得大仇,然后再施展手腕,将任寒一脚踢开,留下自己一个人,独站巅峰,想想都觉得爽啊!

“看来,执政官大人已经把一切都想好了?”任寒diǎn了diǎn头,问道。

“那是自然,再怎么説,我郑某人也是当了十几年执政官的人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,任老板找上我郑某人,实在是大有眼光,也就怪不得任老板能有今天的成就了,待你我二人强强联合,偌大的拾荒岛,就任由我们纵横驰骋啦,哈哈!”郑海潮大笑出声。

“不过,我的执政官大人,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我找你来,是为了和你强强联合呢?”任寒突然説道。

“呃……”郑海潮正笑的爽快,被任寒一句话差diǎn噎死,喉咙里咕噜一声,突兀而响亮。

字-符防过-滤请用汉字输入hei擺渡壹下即可观,看最新%章&節

镇江市中医院预约挂号
亳州三分院预约挂号
北京治疗性病方法
山西最好治癫痫病的医院
温州治疗白癜风医院
分享到: